全国
 

当前位置:首页 > 商协头条 > 行业头条 > 原创 奥巴马转行监制首部纪录片,拍出了中国资本拯救美国失业工人的“难处”

原创 奥巴马转行监制首部纪录片,拍出了中国资本拯救美国失业工人的“难处”

2019.08.23 17:14:11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这两天有一条消息大家都在刷屏:奥巴马转行开始拍电影了。让人颇有一种美国前总统开始逐梦演艺圈的惊讶感。

其实“拍电影”这个说法并不完全准确,奥巴马的确进军了影视领域,不过他是出任制片人,并没有参与拍摄或出演。

作为曾经的政治名人,奥巴马会选择什么样的电影题材?当21号看到由他和老婆共同监制的首部纪录片《美国工厂》在Netflix上线时,他的偏好也很明显了:就算是做电影,也在表达着自己对世界局势的某种观察。

《美国工厂》的题材很有意思,也很有话题性。它借由中国人到美国开工厂的故事,反映了两国之间在文化、管理方式、经济增长模式,乃至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

没有猎奇镜头,没有刻意宣扬某种价值观好或者不好。从底层普通人的视角来展示矛盾,就是《美国工厂》的核心任务。

而通过这些矛盾,作为中国人的我们也能从中找到认识自己的新视角。

那么《美国工厂》究竟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先让我们把记忆倒回2008年。这一年爆发了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美国深受影响。俄亥俄州的代顿市原本是通用汽车的厂区,因汽车制造业而兴旺发达。但金融危机后厂区倒闭,无数人失业,代顿市开始衰败。

荒废的厂区

2014年,中国的福耀玻璃集团在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建立工厂,负责生产汽车玻璃,这为当地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

提到福耀集团和其创始人曹德旺,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被称为“玻璃大王”,凭一己之力把福耀集团发展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

这次他也在纪录片里大方出镜,使得我们可以观察到来自中国的资本控制者在两方冲突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先切回平民视角。福耀工厂进驻后,初始一切都非常顺利。大批失业的美国人重新获得工作机会,中国的技术人员事无巨细在美国工厂进行指导,两边的工人称兄道弟以及互相到对方家里做客吃饭。

此时美国工人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感谢↓↓

而此时,危机已经潜藏。在福耀美国工厂成立之初,美国媒体就做了大肆报道。《华盛顿邮报》就用头版讲述了福耀在俄亥俄建立厂区的大事件↓↓

但他们有意邀请了一个人去做访谈——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某个头号组织者和支持者。

UAW是美国最大的汽车工会,而工会这个组织,在美国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美国工会原本也是为了保护工人基本权益而建立的。以UAW为例,最初美国汽车产业的工人每天要工作12-14小时,一周六天工作制,工伤普遍薪酬低廉。正是在UAW的努力下,工人的各项福利才得到了保障。

但工会也有弊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后,工会逐渐变成了一个官僚组织,内部贪污腐化不断,为了自身利益也可以完全不顾非工会成员的死活。

有专家就指出了工会的性质:如同封建领主一样拥有自己的垄断地盘,在这个地盘里有和资方的独家谈判权,要求给工人涨福利,然后又转身向这个地盘里的工人征收会费。

像UAW这样的,平时不停找资方谈判,给自己的工人会员攫取利益,看起来是没有问题,但各大汽车厂商早已苦不堪言。当经济危机到来之时,汽车厂商更加不堪重负,通用和克莱斯勒几乎已经到了申请破产的地步。

《美国工厂》故事里的代顿市,就是这个悲剧中的一环。

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工会当然是“毒瘤”一样的存在。不断为工人要求福利,其实是增加成本,拖慢生产效率的行为。

所以企业家曹德旺如此表态:工会进驻绝对会影响企业效益,如果硬要让工会进工厂,就关门不做。

但一部分工人已经习惯了工会的存在,他们对新工厂的一些制度感到不满,强烈呼吁工会为他们谋求利益。

比如有工人吐槽,通用公司给的时薪是29美金,而福耀只能给到12.84美金,收入大幅缩水。

工人们距离几百度的玻璃生产线只有1.8米,被争论是不是不符合安全生产的要求。

某管理人员用温度测试仪到生产线测试

再加上休息时间太短,周末还要加班等等问题,很多工人强烈不满,他们甚至喊出了人权口号↓↓

追求生产量,早日盈利,是福耀在美国工厂定下的目标。但这一看起来充满正能量的想法,却在美国进行得举步维艰。

如果是一家美国企业,大概就迫于压力而妥协,和工人商议他们的需求。但这是一家中国企业,就存在着一个问题:中国工人都能习惯这一套效率至上的制度,为什么放美国人身上就不行?

为了让美国人学习到中国工厂的管理精髓,福耀安排了一批美国管理层到福耀中国总部参观学习。

这里的中国工人和我们认知里的大多数劳动者一样勤勤恳恳:三班工作制,每班工作十二小时,孩子和家人全丢在老家,每年就春节回去一趟。

很累,但中国工人从来不说自己辛苦坚持不下去。

中国工人不戴防割手套,整天捡玻璃,也让美国人看傻眼↓↓

即使中国工人到了美国,吃苦耐劳的精神从未改变。中国的技术人员到美国工作并没有额外的奖金,家人也只能留在国内。忙得吃不上饭,就每天带夹心面包充饥。

在美国人争论高温作业是否合理的时候,中国工人手上早已烫出了无数条伤疤↓↓

中国工厂里近乎是军事化管理,一切流程严丝合缝。而美国人干活时需要互相聊天↓↓

中美工人之间的讨论明确了这种三观上的差异:中国人觉得要对得起拿的钱,而美国人觉得我就来拿钱的,没有必要热爱。

作为集团主席的曹德旺,一直想的问题是,怎么能让美国人接受我们的观念?

于是他裁撤了美国工厂的主要管理层,换了同时有中美生活背景的中国人担任总经理。

实际上直到影片的最后,矛盾也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美国工人呼吁工会进驻的行为平息,主要是福耀采取了强硬手段,过于激进的人直接裁掉。

中国管理层甚至在厂里安排“眼线”,去暗查哪些是闹事的积极分子,和工会成员“斗智斗勇”。

不过最终,福耀美国厂区确实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盈利,这对于全体员工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在追求效率和追求幸福感之间,中美双方形成了一个无解的矛盾。集体发展和个人生活,实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但两边都没有摸索出最平衡的标准。

以上这些问题,明面上是中国人到美国开厂遇到阻碍,实际上是借一个故事反映了两个国家在发展中各自的困境。

美国工会为工人争取福利,到底有没有底线和监管呢?在2017年的新闻报道里,福耀实际上有过妥协,为每位生产线上的员工提高了2美元/小时的工时工资,但这依然没有与美国工人的诉求达成彻底一致。

双方都没有明确的依据,因此不知道给予和索取到什么程度才是合理的。

但这些属于更大的国家制度问题,我们也无从改变。其实《美国工厂》最值得思索的是:我们对于效率至上的习惯,真的合理吗?

片中反映的两个问题,分明是我们的热点写照。一个是上文提到的12小时工作制,其实就是被讨论热烈的“996”。

另一个是福耀某大龄美国工人说自己被解雇了,因为被指责电脑操作速度慢。

在中国的职场中普遍存在一条潜规则——35岁职场焦虑。大部分求职年龄线都划在了35岁,在互联网行业,年轻更是最大的资本。

华为裁大龄员工曾引发热议

福耀美国管理层在参观了中国工厂,又参加了工厂举办的年会之后,发出了如下感慨↓↓

一边因为工作而丧,一边又打满鸡血走上流水线,所有人化身为巨大齿轮上的螺丝钉。但不能抱怨,因为更年轻的人会涌来。

在追求速度之后,是不是也该慢下来,去思考一下个人价值?这个问题应该大家都想到了,但却很难付诸行动。环境所迫,没空停下。

而另一方面,996的人们,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之后,也能得到让歪果仁惊诧的“买买买”的物质回报。

拼命生产,然后拼命消费,和“一边丧一边鸡血”一样,是一个既矛盾又安然存在的现状。

《美国工厂》的结尾,一个更大的危机已悄然而来。

福耀引进了自动化系统,用机器人替代了一大批工人,既能做到标准化,又节约人力成本↓↓这下也不用太担心美国工人的示威了。

当全机械化可以带来更高的效率时,习惯了流水线作业的工人们又将何去何从?他们难道就是“发展速度”之下的牺牲品吗?

这恐怕又是另一个无解的问题吧。

回到上文一开始的问题,奥巴马到底通过这部电影表达了怎样的观察?

福耀进入美国,带来了就业机会,同时也实现了盈利,这就是他想表达的观点:美国不应该拒绝全球化。当有了紧密合作,才有机会实现双赢。

但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福耀美国开厂的例子,对个人来说是有一种焦虑共鸣存在的: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融入了一种在他人看来既分裂又过度整齐的集体意识中。

这也是一个“中国发展论”的绝佳对比案例。中国到底是靠什么实现的短时间内快速发展、经济腾飞?从这个工厂管中窥豹,大概已经可以找到最关键的一个原因。

牺牲个人“幸福感”,换取生产高效率。吃苦耐劳,勤奋坚韧,人力资本竞争下体现出的人口红利,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成效斐然。

然而,正如《美国工厂》结尾预示的那样,靠人力资本疯狂发展的时代或许正在或即将过去。

如马云所说,培养和掌握人工智能或机器无法完成的技能、天赋,才能在未来继续生存下去。这才是我们现在最该打的“鸡血”。

加入收藏夹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