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当前位置:首页 > 领袖访谈 > 金融/投资 > 深圳市金融人才协会会长王红欣:做绝对收益的核心是有效的风险控制

深圳市金融人才协会会长王红欣:做绝对收益的核心是有效的风险控制

2016.11.23 10:34:13   来源:财视中国   作者:未知  

(副标题:  人物简介:美国耶鲁大学商学院国际金融博士,美国麻省大学硕士,北京大学学士。现任深圳道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红欣博士有20多年国际投资和基金管理经验,其中有16年在美国从事量化投资工作,先后在RXR Capital, Aeltus Investments, Putnam Investments和Acadian Asset Management任重...)

  人物简介:美国耶鲁大学商学院国际金融博士,美国麻省大学硕士,北京大学学士。现任深圳道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红欣博士有20多年国际投资和基金管理经验,其中有16年在美国从事量化投资工作,先后在RXR Capital, Aeltus Investments, Putnam Investments和Acadian Asset Management任重要投资岗位及资深合伙人。回国后曾任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际业务负责人,易方达香港公司总裁。后担任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ETF及量化投资组投资总监,指数投资部总经理。王博士在量化投资方面经验丰富,成绩卓越。2000-2010年任职阿凯迪恩基金管理公司(Acadian Asset Management, Inc.)期间,协助公司从20亿美元发展到900亿美元的规模(包括120亿美元的全球新兴市场资产)。其主管的全球新兴市场基金在2000-2009的十年期间被美国权威机构Lipper确认复合业绩同类排名第一。2014年任职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期间,王博士管理的博时裕富沪深30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管理规模120亿左右,是国内最大的指数增强基金。2014年总收益57.77%,超额收益9.05%,名列所有指数增强基金业绩第一名。同时,王红欣博士积极参与祖国金融行业的建设,曾任全美华人金融协会理事、会长和理事长,主持了多个大型国际金融会议,为中美金融交流和人才建设做出了杰出贡献。现为深圳市金融人才协会会长、深圳市高层次人才联谊会常务副会长、深圳欧美同学会理事、深媒会特邀高级顾问、保定市首位金融顾问、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深圳市人大代表。


  记者:王博士在量化投资方面经验丰富,并且道朴资本自成立以来,投资回报颇丰,您是否可以结合您的工作经历,分享一下您的心得和成功经验呢?

  王红欣博士:我在美国做量化投资将近20年,回国后也在不同机构做了6年多,通过多年的实践和大量的实证研究发现,人类的行为心理学基础和经济学规律在发达市场、新兴市场和中国都具有普遍性。现代金融理论作为人类在经济学领域科学研究的结晶,对探索中国股票市场的规律具有重大指导意义。统计学、计量经济学和其它领域的科学方法有助于我们发现市场运行的规律,并以此作为我们预测和决策的依据。

  股票市场除了受公司基本面和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外,也受市场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的影响。人类不具有直接处理大数据和在不确定环境下,进行及时和客观分析并冷静决策的精准能力。而基于现代金融理论、借助统计分析方法和计算机处理能使得我们避免决策的主观性和片面性,有助于我们及时捕捉市场的机会,系统开发各种有效的投资策略。

  好的量化模型能够把决定市场规律性的逻辑和因子有效结合起来,一方面有框架和结构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又具有一定的自适应能力,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都具有有效的预测能力。而量化投资的第一要务是有效的风险控制,根据不同的产品进行有效的量化对冲,在可控的风险下实现长期稳定的收益,实现为投资者保值和升值的目的。

  记者:道朴资本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也会面临不同的风险,道朴资本是如何做好风险预判,规避控制风险,保障投资人权益呢?

  王红欣博士:做绝对收益的核心是有效的风险控制。任何资产类别都有各自的风险收益特征,风险调整过后的收益要比单纯看收益有意义的多。把控好风险、保障投资人的权益也是基金管理人最重要的信托责任。

  在道朴资本,我们把风控放在投资管理的第一位。在市场风险方面,我们关注以下几点:资产波动率水平,资产间相关性,组合集中度风险,尾部事件风险。并且我们的风控分为事前、事中和事后风控。事前风控是在风控的参数在模型里就进行了设置,尽量减少人为干预;事中风控是对组合、策略进行监控,比较其表现是否与模型的预期符合;事后风控是对组合的收益进行归因分析,分解收益的来源。

  记者:您对2016年中国股市有什么看法?面对当前的经济大环境和资本市场形势,您认为怎样才能睿智地做好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

  王红欣博士:在经历了2015年的大起大落之后,2016整个金融系统也处于去杠杆、挤泡沫的周期内中国股市有牛长熊短的特征,这跟市场投资人的结构有关,我们散户的比重相比于海外成熟市场要高很多,散户有追涨杀跌的特点,所以机构投资人也很难做到真正的长期投资。另外,我们A股的估值一直比较高,特别是一些新兴的行业在一级市场上的估值甚至比海外同类型公司在二级市场上的估值还要高。自2015年6月以来,即便是经历了三轮股灾,大盘指数从5100点到现在2800点左右,我们市场的估值仍旧很高,特别是面对现在经济增速放缓,处于经济转型期的市场来说,目前的估值就更贵了。所以价值在A股很少能够真正体现,即使有价值出现,持续的时间也会很短。另外,价值投资除了巴菲特的“深度基本面研究+买入并持有”策略之外,广义来讲,对冲、套利等绝对收益策略也是做价值投资的一种方式。

  记者:海外投资环境是否比国内更具优势,是什么原因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关注海外市场?应如何看待全球资产配置发挥的作用,以及如何能促进中国的投资环境更具吸引力?对于全球资产配置,您比较看好哪些产业领域?

  王红欣博士:相比于国内的股市、债市,海外市场主要有两大优势:一是更加成熟,更加有规则,更加市场化。去年和今年的三次股灾中,我们经历了监管层各种非市场化的行政干预,使得投资变得更加困难。海外市场中,监管层对于市场的干预会少很多。第二是海外市场的投资品种很全,各种金融工具比较丰富,既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无论是机构还是散户都能够很容易地参与到想投资的标的中去。

  中国还是要在市场化方面有大的发展,在做好必要的监管的基础上,尽量减少对市场的干预,这样才能吸引到更多长期的资金来投资于我们的市场,真正起到为实体经济输血的功能。

  在目前这个时点上,由于我们国内的货币总量很大,所以大家都有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再加上,自去年四季度以来,我们进入了资产荒时代,股市、债市都没有太好的投资机会,所以目前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将注意力转向海外,一是对冲人民币贬值的风险,二是在更广的范围内寻找好的投资标的。从海外的标的来看,我们目前比较看好估值很低的港股,以及应对全球央行放水的黄金。

  记者:王博士一直都积极参与国内金融行业的建设,并为中美金融交流和人才建设做出过杰出贡献。那么您对国内金融行业人才现状有何看法和建议呢?

  王红欣博士:我在美国做过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的会长,现在回国后也担任着深圳市金融人才协会会长一职,我跟同行有过深入的交流,对于中国金融人才的发展与现状有一定的见解。中国人很聪明,很努力,加上国内本身的理工科教育基础都比较好,近些年来无论是海归群体还是国内的优秀毕业生,学习海外投资理念、技术、策略等都很快,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进步,一些投资机构的管理规模已经有相当体量,甚至超越了更早成立的香港、新加坡的同行们。

  从另一个方面讲,我们中国人也都比较急功近利,都往赚钱的方向挤,所以大家都挤到投行、基金管理这些细分领域里,但是最核心的在市场制度建设,法律法规方面的人才还太欠缺。希望今后有更多优秀的、具有国际视野、海外背景的人才能够出现在监管机构中、行业自律性组织中、律师事务所中。

  记者:有专家预测,到2020年,将会出现美元、欧元、人民币三足鼎立的货币框架,您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波动的背后因素以及未来的走势?人民币汇率持续波动,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何影响?

  王红欣博士:以目前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占比,三足鼎立的框架并不为过。但是核心还是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在遇到波动和不稳定时,我们如何应对。目前处在美元加息的周期中,短期来看人民币有一定的贬值压力,但是中长期来看,人民币并没有大幅贬值的基础。

  从货币总量的角度来看,人民币现在的确被堵在一个巨大的蓄水池中,货币没有好的去处,所以有较大资本外流的压力。但是一旦这些货币被消化掉,或者去到实体经济真正需要的地方以后,我们仍旧是一个每年以6-7%速度增长的庞大经济体,这个速度仍旧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所以人民币长期来看没有大幅贬值的基础。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很重要的一环,是我们要开始习惯汇率的波动,并且知道如何应对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并不是说因为汇率有波动,所以我们就放弃国际化了。从监管的角度看,监管层需要做好预期管理,只有当市场有一个比较统一的预期时,波动才会减小。从实体企业的角度来看,企业需要学会管理汇率风险,这是很多跨国公司必须要经历的一步。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有大量的中国企业去并购海外的公司,数量与金额都是历史之最。在我们的企业买了那么多海外资产以后,我们是否有能力去管理好汇率波动对企业财务指标的影响,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一个重要课题。在这一点上,中国企业要向日本、韩国企业学习,他们已经积累丰富的跨国公司资金管理、汇率管理的经验。

  以上是商协互联领袖访谈关于王红欣会长相关的部分内容,更多详情可登陆商协互联官网进行了解。

0
加入收藏夹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