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当前位置:首页 > 领袖访谈 > 互联网 > 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马化腾:互联网医疗的水非常深

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马化腾:互联网医疗的水非常深

2016.06.20 19:47:48   来源:未知   作者:一财网  

(副标题:  人物简介:马化腾,男,1971年10月29日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腾讯公司主要创办人之一,现担任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全国青联副主席。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以1650亿元排名第三。10月18日,《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以1340亿元保持第二。10月27日,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公布,以245亿美元财富...)

  人物简介:马化腾,男,1971年10月29日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腾讯公司主要创办人之一,现担任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全国青联副主席。2016年10月13日,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以1650亿元排名第三。10月18日,《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以1340亿元保持第二。10月27日,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公布,以245亿美元财富,排名第三位。


  3月3日晚19:30,当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出现在北京新世界酒店,无数闪光灯对着他拍个不停。

  在约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详细解读了2016年全国两会带来的互联网医疗、分享经济、数字内容产业、互联网生态安全和“互联网+”落地等五项建议。对于“微信提现”、“分享经济”、“ “海外市场”、“人工智能” 、“网络黑产”等热点,马化腾见招拆招,侃侃而谈。

  他同时回应了不久前微信为何零钱提现收费的问题。马化腾坦言,微信转账带给微信的成本压力大,平均一个月超过3个亿。而对于分享经济,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为滴滴快的“出了不少面,跟政府部门也有很多次面对面沟通,感悟也比较多”。

  “互联网+医疗”印象最深刻

  过去一年,互联网+成了腾讯发展的关键词。对马化腾而言,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医疗领域的变化。

  他特别提到,微信推出医院的智慧方案,是一整套的服务,包括用户从挂号到叫号、就诊、缴费、取药、术后(诊后)的复诊等等一整套的流程,都可以全部在微信的公众号里面体现。

  “跟过去相比,医院和病人都可以感受到很明显的变化,这是可以最直接地利用移动互联网这样一种工具(和医院做结合),以最轻的一种方式、最有效的方式。(用户)在医院扫描一个二维码就可以关注,就可以把这些(过程)都串起来了,这个过程并不只是移动支付,还包括一整套的解决方案,这给我的印象很深刻。”马化腾说。

  但他同时他演,互联网医疗的水非常深,因此呼吁从国家的角度推动更多的,包括医生的多点执业、包括医药的分离、包括病例信息的共享。

  “这些都没有打通,其实很不合理,也滋生很多问题。”马化腾说,从信息手段,技术的角度来说并不难解决,关键还是制度、理念还有很多的历史问题如何逐步清理。

  而除了互联网+医疗,另外一个让马化腾印象深刻的“互联网+”案例,则是在去年时,和国税总局沟通互联网怎么和税务结合。

  “我们很快就应该会有一个发布。这几个月做出来一个独有的方案,用户一扫以后,云端就生成一个真正的发票,那么纸质的要不要都无所谓了,而且抬头、单位、种类(类目)全部自动传进去。”

  马化腾同时提到,微信现在在推动企业端的财务报销系统,也可以跟这个方案对接起来。也就是说用户把电子发票收进微信的卡包之后,一点报销就直接送到企业的财务系统直接报销,然后钱就可以打到用户帐上了,这个过程只需要一秒钟就可以完成,这是非常酷和爽的体验。


  谈微信提现收费:1个月成本3亿受不了

  3月1日起,微信提现功能(从零钱到银行卡)开始对超额部分收手续费,令微受到一些争议。马化腾告诉记者,因为前两天才刚刚开始,看还是相当平稳过渡的,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恐怖。

  他说,按照目前银行的规定,存在银行的钱转入到第三方支付的账户时,银行都向第三方账户的公司收费,转账的手续费大约在千分之一。微信转账基本是经过第三方支付的账户进行转入和转出,确实方便了用户,但腾讯一直为此支付给银行千分之一的费用。

  “我跟大家坦白,这个成本现在一个月超过3亿元,有很多人说存的钱不是有利息吗?我计算过了,利息的收益不到1/10,算进去这个成本1月份超过3亿元,而且最恐怖的是还在高速增长,这个东西我们就没办法了。”

  “这个数字哪一家都受不了。”马化腾说。

  他希望用户的钱一进一回,能不能像现在运营商一样流量的入出进行抵扣,只算净流出收费。但目前来看银行还没有同意照类似的情况来做,“如果同意的话这个东西我们肯定可以把成本降低,也是透明的,让消费者有这个优惠。”

  他认为,这件事有一个过程,就像互联网+金融之后,有很多新的情况,有时候传统企业和管理会有一个摇摆的过程。他说:“我相信互联网企业和银行未来也会看到其实是一个鱼水关系的问题”。

  除了关注提现收费之外,对于外界关注的微信支付与ApplePay的竞争,马化腾也谈到自己的看法。他称,大家可能把ApplePay和现在的移动支付有点混淆。苹果的支付其实不是第三方支付,也没有帐户,其实是银行传统POS机刷卡的互联网化的体现,也就是说通过进场通信改变用POS机刷卡的过程,它等于是一个虚拟的卡放进手机里面感应一下就行了。

  “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所以也许未来微信有摇一摇、扫一扫,以后可能还有贴一贴,这个也很有意思。这是大家一种开放的新形态。”马化腾说,相信这不是正面的冲突,共同把这个市场的蛋糕做大更重要。


  谈分享经济:多次为滴滴出面沟通

  在谈到制约分享经济发展的问题时,马化腾在建议中提到,对于分享经济的监管,仍然坚持传统行业的管理理念,不利于行业创新;目前国内征信制度等配套制度不完善;国内网络基础设施能力不足,影响社会参与度。

  马化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为滴滴快的“出了不少面,跟政府部门也有很多次面对面沟通,也谈了很多这方面的情况,感悟也比较多”。

  马化腾说,这是一个蛮复杂的问题,涉及到现有的出租车行业体制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可能导致很多社会问题产生,包括就业问题。

  他说,分享经济的大方向是对的,但这个过程要循序渐进,要充分考虑到各种情况。“当然,也并不能很简单地说,你动了旧有包袱的奶酪之后,可以完全无视于历史的趋势,这也不是很科学的,应该正视这个发展方向,关键是怎么把它管好、做好。”


  打击网络黑产:需行业联合

  对于如何打击网络诈骗,马化腾表示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利用大数据,抬高犯罪成本从而打击网络诈骗。

  马化腾表示,网络诈骗、电话诈骗是有规律可循的,在有大数据支撑的情况下,如果后台可以看到,一个陌生电话连续打给很多人,就可以知道刚才这个号码是有问题的。

  同时他还谈及跟运营商合作,运营商会担心用户的记录会不会盗取,会有很多顾忌,相信这些问题最终都能够解决。

  马化腾呼吁多方联手,共同抬高犯罪门槛和犯罪成本。“虽然我们没有办法百分之百防止,但是我们可以把犯罪的门槛提高十倍、百倍、千倍,通过抬高犯罪成本有效打击网络诈骗。”


  国际化业务:有遗憾

  涉及到国际化的问题,马化腾坦言:“我们也很遗憾。”

  一年多以前WhatsApp、WeChat(微信海外版)、Line、KaKao,这四家移动IM都在同一时间想做国际化。

  但其中WhatsApp后来被Facebook收购。马化腾认为, WhatsAPP更多地是像短信,没有社交,它非常受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短信电话费比较贵的国家欢迎。

  “我们观察到很有趣的一个现象,WhatsApp在美国不如Snatchap和iMassage普及,但是在发展中国家或者很多欧洲的一些国家,它其实成长非常快,而且它不是完全的社交产品。”马化腾说。

  在他看来,微信国际化是一半一半的机会,一旦一个产品在一个国家里面站住脚跟了,第二个产品是非常难和他竞争的,这在即时通信中是很正常的情况。

  马化腾坦言,目前在美国市场,主要还是华人用微信比较多,包括在2015年访美期间,他曾去位于华盛顿大学,发现很多使用微信的都是华人学生,这些学生很快把老师、校长都拉到微信群里面去了。微信作为一个连接海外华人的重要桥梁,还是大有可为。

  “但是在学校以外,微信还是比较难。”马化腾说。

  他透露,目前微信正在思考下一步其他的增值服务、包括移动支付能不能在海外版的微信中推出去。

  “因为2016年春节我们在香港第一次做了尝试,外币的海外信用卡跟微信支付结合,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打通,香港的还是发港币的红包,我们想说以后是不是有美元红包、欧元红包可以流通呢?”马化腾说。

  他同时表示,腾讯也看到中国一些新型的社交服务也站住脚跟了。“所以说我想说竞争就是这样,你晚了三个月就可能错过了这个时机。当然我们在东南亚有些国家还是比较领先的。”


  谈未来:感到敬畏但不能放松研发

  即将在2016年3月进行的谷歌阿尔法围棋和李世石的人机大战,马化腾认为谁会赢?

  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他认为,沉寂多年的人工智能确实是有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变化,“我们做这一行的人也是感到很激动。”

  包括VR、AR(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也是非常热,马化腾说,可以看到国际的几个巨头,包括Facebook收购了Oculus,腾讯2016年也看到,2016年很多的人说是一个VR元年,很多厂商有动作了,产品也开始出来了,剩下的就是内容和产品。

  马化腾说,腾讯有最为广泛的VR场景,包括游戏和影视,体育直播、音乐会等等,因此腾讯的态度是鼓励和支持各家的硬件厂商进行VR的合作,甚至不排除跟一些厂商在早期的过程中,能够走得更紧密结合,能够把它推动得更好。

  但他同时表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这会带来很多的社会问题。“好像黑客帝国一样,大家全部活在虚拟世界里,大家都不用面对面了,会不会减少这种亲情的沟通,大家都是分不出你是真人还是假人,等等这些问题。”

  他认为,包括自动驾驶、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也会陷入到伦理、法律的问题。“比如说自动驾驶突然间窜出一个人,你拐过去撞死一个人,你不拐过去撞死另外一个人,这时候算谁的责任?出现交通意外该负责的应是软件开发商还是硬件制造商,还是驾驶员,如果没有驾驶员那么是车主?责任是谁?怎么判断,这都是全新的问题,这没办法解决。”

  “我们还是对未来感到敬畏。”马化腾说,但是从技术的角度来说还是不能放松研发。


加入收藏夹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