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当前位置:首页 > 领袖访谈 > 金融/投资 > 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副理事长刘成城:为创业项目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

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副理事长刘成城:为创业项目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

2016.06.20 19:47:48   来源:未知   作者:搜狐  

(副标题:  人物简介:刘成城,1988年生人。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中国科学院,中欧创投营学员、湖畔大学一期学员。刘成城是领先的创业生态服务平台、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36氪创始人,现担任36氪联席CEO,民主建国会会员、亚杰商会会员以及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副理事长。同时,刘成城也是活跃的天使投资人,先后成功投资了国内外数十家家互联网公司。  核心提示36氪最初只是媒体...)

  人物简介:刘成城,1988年生人。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中国科学院,中欧创投营学员、湖畔大学一期学员。刘成城是领先的创业生态服务平台、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36氪创始人,现担任36氪联席CEO,民主建国会会员、亚杰商会会员以及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副理事长。同时,刘成城也是活跃的天使投资人,先后成功投资了国内外数十家家互联网公司。


  核心提示36氪最初只是媒体,它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集股权投资、投融资FA服务、媒体、联合办公等业务为一体的互联网创业生态服务平台。尤其在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后,36氪更是炙手可热,广受资本追捧,目前,其已获得D轮融资,投资人包括蚂蚁金服、经纬中国等顶级投资机构。36氪的成功得益于互联网和资本的共同推动,这两者为其发展提供了方向、资金和技术等等,于是,决策层以及团队的决策能力、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在这些方面,36氪及其创始人刘成城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 Q&A-

  全生命周期地服务创业项目

  记者(以下简称“记”):36氪是一个集创业服务、互联网金融、科技媒体于一体的综合体,如何分别从这三个维度描述36氪的生态?

  刘成城(以下简称“刘”):对,我们现在只有三个东西,创业媒体、创业金融、创业地产。总之,我们是早期创业项目的一个入口。

  最早,我们给他们提供媒体曝光服务,到后来我们也顺带做金融,帮他们融资,比如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财务顾问等;创业地产项目叫“氪空间”,现在开了十几家连锁店,主要给早期创业者提供办公场地,这些创业者聚集在一起,其内部会产生一些化学反应。

  现在,我们又提了一个概念,我们要为创业项目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就是说,我们对创业项目的服务原来只有“早期”,现在开始要往后延展,比如氪空间,现在是联合办公产品,中后期会成为独立的产品,独栋的写字楼或者独立的办公空间。再比如金融,现在有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财务顾问,中后期可能会有大型机构间交易的金融项目、媒体,我们也是全生命周期地覆盖。

  记:36氪的金融项目都是服务于企业的?

  刘:对,首先服务企业,其次是帮投资人赚钱。我们所有的业务都是为企业服务的。

  记:你之前也说过,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只是股权投资的形式之一,其实你们还有很多玩法。比如还有哪些玩法?

  刘:比如财务顾问。这是偏线下撮合的,不是互联网金融。比如我们帮某个企业找到投资人。

  记:互联网金融本身就是撮合平台,为什么还要发展线下的撮合平台?

  刘:互联网金融是把股权拆散了再卖,相对来说分散一点。线下撮合是集中式的,比如我要融两千万元,就找一两个投资机构全部解决。

  记:从创新的角度,如何描述36氪的生态?我发现你们有很多创新的东西?你们的创新机制是怎样的?

  刘:很简单,我们想要给用户提供更完整的体验,顺着这个需求和方向,我们的小团队用数据做决策,不停地创新。

  记:为什么36氪有这样的创新氛围呢?相对于别的公司,你们有哪些特殊之处?

  刘:我们比较关心未来,天天讨论问题,尽量折腾。这就是创新文化,没有创新就死了。

  做的过程中不断求变

  记:36氪最早仅仅是一家科技媒体,之后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这样一个创业服务机构的?

  刘:核心驱动力是我们一直想做更多的事情来满足客户的需求。换个角度讲,我们一直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在我们的生态里产生更多伟大的公司。我们越努力,就会发现需要服务的内容越多,我们就去做更多的东西。这是我们的发展逻辑。可能一般公司也像我们这样的发展路径,但也有一些公司不理解我们做媒体的为什么做互联网金融?做金融的又为什么要做氪空间?

  记:对!这彼此之间的逻辑关系是怎样的?

  刘:没有逻辑。但我们的原则是,我们做什么只取决于我们想做什么,不取决于我们能做什么。只要我们想做,就找办法去做,我们自己没有能力做,就找人做。在找到人之前,我们就学着做。学习过程当中会遇到很多挑战,因为这种发展思路肯定比只做我们熟悉的业务更难。所以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但还好,摇摇晃晃走过来了。我们的创业是一个随机的事情,就是说,我第一天不知道要做后面这些东西。而是在做的过程中不断求变。

  记:在这样的演变过程中,媒体做了几年,有了怎样的机遇,让你们去做互联网金融?又有什么重要的节点,让你们确定为创业企业服务的发展方向?

  刘:我们的尝试主要在2013年、2014年,到了2015年,差不多确定了服务方向,今年就开始做规模了。

  2013年、2014年,我们只是一家创业媒体,有很多创业项目找我们曝光,之后就有很多投资机构找我们要联系方式,想联系他们,这很花我们的精力。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个平台,让投资人自己在平台上面找项目。

  记:这就是股权投资平台?

  刘:不是。是融资平台。同一阶段我们还做了一个事情,就是我们当时的办公室有一半是空的,我们当时只有几十个人。我们就把另一半开放出来租给别的创业公司了。后来就演变成联合办公这块业务。当时,我们还试了很多别的东西,比如创业招聘等,但没上线就毙掉了。因为我们觉得不适合做。最后,互联网金融和氪空间这两个项目做下来了。先尝试,觉得可行,就投入重点资源,继续做大。

  与巨头合作,为好项目解融资之忧

  记:36氪的经营状况如何?

  刘:媒体这块在创投圈的第一影响力就不说了,我们还会持续影响整个行业。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从去年6月份上线至今,平均单月融资大概七八千万元左右。今年的目标会大一点,希望今年能把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项目做成创业项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融资渠道。

  氪空间做的还算不错吧,现在全国有多家连锁。最重要是我们把同样类似创业者聚在一起,都是互联网创业,互联网项目基本上都是产品、技术、市场、融资、人才这些事情。你在这里会知道哪个团队技术牛,哪个团队产品牛,哪个团队市场牛,所以,你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在这个空间内找到人来解决,你也能解决别人的某些问题,大家在同一个社群里互相学习,一起成长。这和企业文化一样。

  36氪:创办于2011年7月,是国内知名互联网创业生态服务平台。其由36氪股权投资、投融资服务平台、36氪媒体、36氪研究院等业务构成,旗下还拥有子公司氪空间。目前36氪已获D轮融资。

  记:氪空间的入驻情况怎么样?

  刘:我们现在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苏州、成都等7个城市,共有12家10万平方米左右的联合办公场所,有三千多工位。这个数据每个月都在涨。现在基本上都是满的。

  记:互联网金融累计的融资情况是怎样的?

  刘:到现在,我们共帮近100家公司做了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融资。平均单个融资额大概在800万元-1000万元左右。总共融资大概是8个亿左右。融资成功率在90%多,公司都是我们自己选的。未来筛选出来的创业项目会更多,成功率肯定会降低。

  记:向你们平台申请融资的项目不止一百个吧?

  刘:申请融资的项目每月可能有数千个。但我们希望做精品,卡得非常严,所以上会讨论的只有四五十个吧,最终能上线的又不到10%,上线后,成功融资的至少90%。我们一旦放开,规模就做大了。

  记:你们现在风控团队有多少人?

  刘:六七个人。

  记:今年是资本寒冬,你们如何把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项目做成创业项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融资渠道呢?

  刘:虽然说今年是资本寒冬,但还是有公司在融资。所以,那种原本没有多少投资价值的项目,以前在资本过热的时候也有机构敢投,只是现在融不到钱了。但好公司,比如美团、滴滴都很容易融资。

  我觉得好公司不存在资本寒冬,甚至资本寒冬对好公司更有利,因为以前投资更分散,资本寒冬的时候,所有人都只投行业里的前三名。

  如果36氪的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也存在经济周期现象,那我们也挺惨的。所以我们希望做成无所谓资本寒冬的企业,那就要让更多好的项目都能成功融资。

  备案制有利于公平竞争

  记: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是风险比较高的领域,36氪如何把握风险?

  刘:首先,股权类的风控不是确保项目不失败。摩托罗拉说倒闭就倒闭了,诺基亚说没就没了,人家还有硬技术。所以,股权类的风控只能做到项目所披露的信息在当下是真实的,过去和当下发展得还不错,未来可能有前景。当然,我要提供数据、逻辑和市场定位来证明这些。关于未来的预期,我只能提供企业发展的逻辑,以及这个公司创始人情况,它准备投多少钱,做什么业务等等。预期不是现实,这是股权类风控非常重要的一点,经常有用户弄混淆。如果他认为我们选的是一个绝对成功的项目,那是非理性的,这样的用户我们不要。

  记:如何保证你提供的数据是真实的呢?

  刘:我们会做尽职调查,也会借助第三方数据进行验证。但他们可能还会造假,那我们还有一个防卫措施,如果融资后,我们回头发现他当初数据造假了,那么,这个项目的创始股东是有回购责任的。这两点基本上把股权类的风控做到极致了。另外,我们筛选下来的都是当下某个细分领域前三名的、增长速度都是靠前的公司。

  记:众筹行业监管细则尚未出台,目前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存在哪些问题?

  刘:一些平台不是很规范吧。有些搞自融,自己给关联公司投钱;也有违反规定,单个项目的投资人超两百人的等等。

  记:你倾向于哪种方向的监管?

  刘:我建议在监管细则出台之前,先划红线。因为制度出台的速度比较慢,赶不上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所以要先划红线,让大家知道哪些是不能碰的。

  记:就众筹行业的监管而言,你倾向于牌照制还是备案制?

  刘:我倾向于备案制,这样更公平,小型机构也有机会,竞争才会更良性。哪怕你是第一大平台,在备案制下,你会没有安全感,你必须发展得更好。所以备案制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牌照制下,小型机构没机会,拿到牌照的就高枕无忧了,这不利于行业的进步。

  记:36氪在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领域已经是排名前列的了,但你还是希望备案制?

  刘:对!说实话,对于我们这种已经发展得不错的平台,备案制会给我们带来竞争的压力,但对整个行业是有好处的。

  记:你觉得竞争对企业的健康发展更重要?

  刘:对!

  要像做产品一样做媒体

  记:近期,媒体对36氪的报道更侧重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在一段时间内,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是不是你们的一个宣传重点?

  刘:是现在的一个重点。因为市场需求也比较大,我们觉得未来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是一个很重要的融资渠道。而且我们也有能力做好这个事情。

  记: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在中国资本市场里的价值是怎样的?

  刘:国家也提倡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战略嘛,而且,政府真的要支持创新创业,最重要的就是金融刺激。我觉得在深交所、上交所、新三板等等之外,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更适合早期企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民间融资渠道,有利于社会资源的整合,而且投资机构投了你,肯定还会帮你,能把人的积极性完全调动支持创新创业。所以这应该是被鼓励的。

  记:36氪主要是靠媒体发家的,那么,在未来36氪的生态里,媒体定位是怎样的?

  刘:媒体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可以让市场不断了解我们,让创业者不断使用我们的工具,同时也是一个积极影响行业发展方向的重要窗口,能把行业当中正面的东西曝光出来,不断地让别人去学习,互相借鉴。

  记:创业媒体、创业金融、创业地产这三块业务在36氪的生态里,各自的权重是多少?

  刘:这三块一样重要。但人员的投入、资源投入肯定不一样。和业务形态相关。

  记:新媒体正火,你在创办36氪之前并没有媒体从业经验,但你做成功了,你对新媒体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刘:要像做产品一样做媒体。要非常清晰地知道你整个产品的读者是谁,你每一篇文章的读者是谁,然后专注地为读者服务,真的用心做好对他们有用的东西。

  对于36氪而言,我们更注重整体表现。比如说一个人在36氪工作,去年一年写了100篇文章,回头去看,要能看到一种趋势,要有箭头感,就像在看这个行业的史记。微观内容上,你稍微放弃一些文字修辞都是可以的,但你要知道你的这篇文章在行业里的地位,比如你今天写某某公司的融资事件,它原来只是一个小玩家,突然拿到一千万投资,变成中等玩家,或者它原来行业排名第二,拿到一笔投资后,可能变成第一,那么,这件事情必须要写,但不仅要写这件事情本身,还要把箭头感描述出来,这家公司拿了这笔投资后可能给行业格局带来怎样的改变。所以,对于我们而言,文字水平是次要的。

  记:你是1988年生的?

  刘:嗯。

  记:这么年轻,但你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企业的发展而言,稳健最重要,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的东西。你的稳健意识是怎样培养起来的?

  刘:企业应该要长期生存下去,长期的增长才有价值。这可能是我们的价值观吧。

  记:你现在朋友圈是怎样的?

  刘:以创业人群、金融人群为主。

  记:你怎样更新自己的知识?

  刘:跟各个行业里最好的人聊天。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他们。因为这是最快的学习方式。如果我通过看书去解决一个管理问题的,那要花更多的时间,而且那本书并不是为我定制的。我找一个专家聊天,他的答案是为我定制的。我跟他吃半个小时的饭,他可能为我解决很久的问题。所以相比较于看书,我更看重实践出真知吧。

0
加入收藏夹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