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协会工商联合会(香港)
欢迎登录会员单位  
欢迎注册会员单位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中心 > 聚焦丨都开业三年了,还在质疑亚投行是“一带一路”提款机?

聚焦丨都开业三年了,还在质疑亚投行是“一带一路”提款机?

2019.01.16 18:01:40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划重点

  在过去3年里,亚投行向世界交出“成员数由57个增至93个、批准项目投资达75亿美元”的成绩单。

❷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开业前对亚投行会随意对亚洲基础设施项目放贷、中国企业会不断取得订单的担忧,可以说是杞人忧天。

1月16日,由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运营整整3年了。在过去3年里,亚投行向世界交出“ 成员数由57个增至93个、批准项目投资达75亿美元 ”的成绩单。截至目前,亚投行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项目为重点,覆盖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非洲等 6个地区13个国家, 撬动其他投资近400亿美元 进入相关基础设施投资项目。

开业3年来,亚投行获得了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3A评级及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的零风险权重认定,赢得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和赞誉。那些关于亚投行的质疑更加站不住脚了。

“一带一路”建设的“提款机”?


“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均由中国发起,有声音猜测称亚投行将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提款机”。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此前在采访中说,亚投行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创立均源于中国,但都属于世界。这两个倡议都是开放包容的合作平台,是在全球化不断深入发展的形势下,中国倡议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全球化挑战的现实性举动。

“印度是亚投行最大借款方,亚投行的贷款促进了印度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例如,孟买地铁4号线引入了亚投行贷款,这条地铁线将减少孟买市区35%的车流量,将极大改善孟买的交通状况。”印度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研究员潘达受访时如是说。

亚投行董事代表团在孟加拉国考察电力输配系统扩建升级项目。该项目让上千万孟加拉国人用上了电。图为一农户第一次用上了电。(来源:亚投行)

孟加拉国发展同样受制于落后的基础设施,特别是电力短缺。亚投行在孟加拉国的第一个贷款项目就涉及电力,在该国巴里萨尔大区博拉岛上投资6000万美元建设的220兆瓦绿色联合循环发电厂项目完工后,每年将新增发电量1300兆瓦时。

金立群说,“ 中国无意创办一个银行后自己从中大量借款 ”,但为了与周边国家实现互联互通,中国也可以使用一些相关资金。北京雾霾比较严重,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改善北京地区空气质量,亚投行在中国落地的首个项目选择了北京“煤改气”。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说,亚投行成立之际外界有多种担忧,但现在“担忧出现减弱”,亚投行慎重对投资项目进行审查的姿态受到好评。“ 开业前对亚投行会随意对亚洲基础设施项目放贷、中国企业会不断取得订单的担忧,可以说是杞人忧天。

亚投行做对了什么?


给予亚投行最高信用评级,包括联合国专门机构和区域开发银行在内的许多国际发展组织都与亚投行达成合作。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行长苏马·查克拉巴蒂称,与亚投行的合作关系是该机构与其他国际开发金融机构之间“最友好的关系之一”。

作为多边开发机构的“后起之秀”,亚投行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年内有如此发展,专家认为主要得益于两件事。

一是,坚持开放共赢,走国际化道路。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看来,亚投行有三个成功的做法:在接纳成员上不排外,一国不论大小、经济发展水平,只要有意向加盟,走完流程后即可加入;在业务上不局限于基础设施建设,不是“为基建而基建”,而是充分考虑到成员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实际需要;在人员招聘上坚持面向全球而非只局限在成员内部,美日等非成员国员工也能在该机构任职,这在多边开发机构中非常少见。

其二,坚持高标准,走创新道路。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徐秀军说,通过制度创新,亚投行克服了现有多边开发机构的一些突出问题,如审批流程复杂、效率低下等。更难得的是,亚投行在效率与质量中取得了较好的平衡,没有为效率而牺牲质量。

如何预测美国和日本加入的可能性?


金立群在受访时称,尽管日本、美国尚未加入亚投行,但至少在今天来讲,这并不表示他们对亚投行的公司治理、透明度管理有任何怀疑。

实际上,美国各阶层的智库、政府部门、信用评级机构等均对亚投行非常肯定,美国许多有知识、有影响的人士也对亚投行给予了非常中肯、客观、高度的评价。

亚投行跟美国和日本保持着很好的沟通 ,比如说雇佣了美国和日本籍的工作人员,与两国金融机构也有广泛接触。在将来的项目国际招标中,亚投行也将对美日两国企业一视同仁,鼓励他们参与竞标。

金立群表示,亚投行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不会关闭。 各国加入与否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但无论是不是亚投行的成员,亚投行都愿意与之开展多方面合作。

亚投行未来要做什么?


负责运营政策与战略事务的德国籍副行长冯·阿姆斯贝格表示,亚投行未来设定了3个首要的工作重点:

首先是支持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设施领域,帮助客户履行《巴黎协定》承诺,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

其次是支持跨境基础设施领域,我们已看到亚洲内部,甚至亚洲以外增强互联互通的巨大潜力;

第三是动员更多私人资本,尽管亚投行将努力扩大融资规模,但与巨大的需求缺口相比,仅靠我们自身是不够的。

所以我们经常思考,如何鼓励更多私人资本参与进来。为此,我们将研究更多适合与私人资本合作的项目和架构设置。


评论
发表评论,请先